朱立倫、蘇清泉:沒有真相就沒有屏東縣長 國民黨:支持「司法驗票」全力協助蘇清泉

(特派員鄒志中專題報導) 「沒有真相,就沒有屏東縣長!」、「周春米委員與潘孟安縣長是驗不起,不是我們輸不起!」針對屏東縣長開票爭議,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指出,屏東縣開票爭議不光止是「瑕疵」兩字可以形容,屏東縣民絕對有資格、也有權利要求真相,「開票還在進行中,沒有真相,就沒有屏東縣長!」朱立倫強調,國民黨不論在法律、立院黨團等方面都會全力協助蘇清泉,也號召民眾手中若有證據就提出來,讓這場選舉的真相大白。國民黨表示,如果連小小地方選舉都能以「票數差未達千分之3的門檻駁回驗票」,日後2024總統大選,國民黨就將永遠淪為在野黨,永遠要在疑點重重、沒有真相的情況下,接受作票者「永遠執政」的惡果了!

https://youtu.be/TANhHeRLf6M

蘇清泉說,除非周春米心中有鬼,他希望周春米大方贊同驗票,不然在台灣人民的心中「她依然是周委員,不是周縣長!」;而周陣營選前宣稱會贏百分之二十五,結果開票卻是百分之二點五,「搞不好驗下去還會倒輸!」

蘇清泉再度向周春米喊話同意驗票,「我不是輸不起的人!如果輸了,還是會跟她說恭喜」!蘇清泉日前已前往地院再提「選舉無效」、「當選無效」之訴,並針對證據保全部分再提抗告。蘇清泉說,他提告「選舉無效」、「當選無效」之訴,如果他們同意就可以馬上驗票,他痛批,「是周委員與潘縣長他們驗不起,不是我們輸不起!」,驗一驗是對周春米有加分作用的,如果周春米以及民進黨光明磊落,坦坦蕩蕩,「周春米不是贏他11,077票嗎?不曉得他們為何怕驗票怕成這個樣子 ? 真的很納悶!」,如果驗票完就有法律上當選的正當性,不然在台灣人民的心中還會有一半的人不肯相信周春米是真靠實力贏得屏東縣長寶座的、因為沒有真相!這樣就算當到屏東縣長也是很無恥的「惡官」,台灣人民能夠接受這樣沒有真相的結果嗎?

據了解,屏東縣長選舉餘波盪漾,蘇向法院提出的事證包括,2022年11月26日開票與計票過程中,三立電視台跑馬燈播報周春米與蘇清泉票數對調誤植、中選會開票計票數據一日數變、選監人員未依規定唱票、開票時間全國最慢…等諸多的疑點。

國民黨陣營截中選會公佈資料的截圖存證,網路流傳開票當晚8點37分、9點04分和10點39分,這3個時間點中選會網站公布的選舉人數和投票人數不同。以晚上8點37分的選舉人數57萬1259票,投票數38萬6131票,與最終結果的3名候選人總得票數44萬3153票差距5萬多票。蘇陣營質疑,在屏東縣選委會公告選舉人數和投票人數後,就應鎖死,怎可在開票過程中人數不斷變化,讓人有合理懷疑有「作票」的想像空間。

據悉,《選罷法》第126條規定,縣市長選舉,候選人得票數差距,在有效票數千分之三以內時,候選人可向法院聲請查封全部或部分投票所的選舉人名冊及選舉票,於20日內完成計票,依此規定,蘇清泉必須與周春米差距1277.859票,才能申請行政驗票;蘇清泉說,選舉人票數是固定的,怎會一直在變動,空白票也沒講,實在太沒道理,網路截圖竟被蔡政府當成散布假訊息疑送法辦,這才更沒道理!蘇清泉目前以「選舉無效」向法院申請自費的「司法驗票」,是否要查封選票,將由法官再行認定。

蘇清泉指出,後續還有「選舉無效」、「當選無效」之訴,他會更積極尋求「司法驗票」,他也呼籲周春米要坦蕩蕩、光明磊落一起支持「司法驗票」,還給大家一個真相,這樣才能讓屏東縣長做得更有正當性。蘇清泉強調,他個人榮辱事小,但是台灣的民主如果要繼續走下去,「台灣民主」絕對是要長長久久要堅持的目標,否則隨便就容忍「作票」的「奧步」、隨便就容忍「封存30年」這樣沒有真相的台灣「假民主」,台灣人民是無法信服的!這豈不是比萬惡的共匪獨裁政權更加加可怕?彭文正「論文門」官司已經纏訟已經三年多了,台灣司法還是繼續被有心人惡意操弄,2022民進黨九合一地方選舉大敗,彭文正的論文門官司發酵形成外溢效應功不可沒。

蘇清泉支持者指出,2006年12月8日高雄市長選舉投票日前夕,民進黨在選舉活動結束後,被陳菊陣營指控「黃俊英賄選抓到了!」然後濫發簡訊給高雄市民,公然違反選舉活動規定,還召開記者會胡亂指控,這就是選舉奧步的公然「假訊息」操作;官司纏訟數年之後,法院才明白判決載明「走路工事件與黃俊英無關」,但這「遲來的正義」已經不再是正義了!

據了解,2006年的高雄市長選舉陳菊得票數379,417票,黃俊英得票數378,303票,陳菊才因公然違反選舉活動規定與濫發不實簡訊「假訊息」的邪惡操作險勝1,114票(小於0.2%),2007年12月16日「選舉無效」與「當選無效」的抗告一審勝訴,二審還是敗訴定讞,這才結束這場「司法操縱選舉」的選舉訴訟官司,黃俊英最後於2014年1月10日抑鬱而終。

台灣的政治成長道路,凡走過終必會留下痕跡,2006年的走路工事件雖已歷經16年的滄桑歲月,黃俊英生前曾說過:「我雖然敗選但我決不說謊話,因為我還要教好學生,我必須做台灣社會良好的典範!」「無愧與不捨」就是黃俊英一生的縮影,黃俊英委員已經為台灣貪婪錯綜複雜的選舉文化打下深厚的人性道德的基礎。

附記: 以下是黃俊英老師2007.11.18 敗選後最後一次公開在媒體所發表的文章【無愧與不捨】:

民國九十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四點,高雄市長選舉,結束了。所有的紛擾即將遠去,肩頭的重擔也將卸下,不久之後,我的名字會慢慢從新聞版面消退,漸漸退出人們的記憶。除了感恩、感謝與歉意,五年風雨過後,我唯一欣慰的是留下了一個無愧的自己,而揮之不去的,則是對高雄與台灣永遠的不捨。

五年前,我在學校教書,以作育英才為樂,「參選」是我人生規劃裡未曾起念的兩個字。我知道自己有太多的堅持、太深的理想,愛之者名之曰風骨,憂心者嘆曰單純,這樣未必能因應講究爾虞我詐的台灣選舉。

但基於一種「我可以把高雄帶向進步繁榮,讓市民生活過得更好」的自信與使命感,我參選了。

選舉是一場殘酷的人性試煉,它以勝選為誘惑,不斷試煉著候選人的道德良知、智慧勇氣。在說與不說、要與不要、做與不做之間,許多決定都充滿選票的誘惑、現實與良知的拔河。我也經常面臨這樣的試煉與煎熬,我也曾因理性選舉而受到許多批評,但是我選擇了直道而行,我不容忍自己去做可能誤導年輕人、影響社會風氣的事情。

我對自己有所堅持,對選民有所期待,我堅持自己不能為了一時的選舉而為社會留下永遠的傷痕,我期待選民能以理性成熟的思維來選擇市政領導人。

權力,對我而言從來不是目標,只是工具,一種為人民創造幸福的工具。雖然選舉結果顯示,我輸了,也失去了為高雄帶來改變的機會,但我始終相信善良、理性、平和才是社會的多數力量,也許它會受到一時的欺瞞,但不會永遠隱沒。

面對選後的選舉訴訟,我一以貫之。在二審宣判前,很多人問我,如果敗訴,我會怎樣面對?雖然很多人提出拒絕接受、強烈抗議、包圍法院等建議,我自己對最後的敗訴也不服氣,也有懷疑,但我還是選擇「尊重司法」,雖然司法也可能犯錯、甚至被扭曲,但這是避免讓高雄繼續受傷的唯一方法。

從五年前第一次參選,到去年參選的逆轉落敗,到這次官司的再度逆轉,一路走來,我盡最大努力避免傷害擴大、社會對立,我無愧於自己。此刻我心中充滿感恩,感謝上蒼給我的淬煉,感謝這麼多市民鄉親的情義相挺,只是我心中還有太多的不捨,不捨支持者失望的淚光,不捨高雄無法突破的困境,不捨台灣的民主價值遭到扭曲,不捨台灣充滿不確定的未來。

這次二審判決錯失導正台灣選舉風氣的機會,這是比我個人敗訴更大的社會損失,但塵埃落定,幕已落下,我只希望我的選舉、我的官司能帶來一些社會反省,讓連二審法官都認為不對的違法選舉手段,從此不再發生,所有的傷害就到我為止。

Check Also

秀傳醫療體系& BeiGene簽署MOU成為臨床試驗夥伴 參與醫學研究 共同推動醫療進步

    【記者吳晟明/彰化報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