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血管沉默殺手「急性肺栓塞」 超微創導管抽吸可及時打通血栓

(特派員何維原報導)  「肺栓塞」的病人常見喘、胸悶、胸痛、低血氧、頭昏、昏倒、心悸、腳或腿腫脹疼痛、咳嗽甚至咳出血等情形,約有三成「肺栓塞」的病人因為沒有被正確診斷或未經治療而死亡,為心肌梗塞、腦中風之後,排名第三高的心血管疾病死因。而「急性肺動脈栓塞」是指血塊將輸血血液到肺部的血管塞住的情況,常見的情形是腿部發生靜脈栓塞之後,漂移進入心臟和肺臟之後發生的。由於肺動脈遭到血塊堵塞後,血液很難從心臟順利的打入肺臟,會造成全身血壓下降,缺氧的現象。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2023年6月28日召開記者會指出,傳統治療「肺栓塞」為藥物治療與開刀手術,新式治療為微創導管進行抽吸血栓,只需局部麻醉,創導管吸出血塊,血栓清除率8到9成以上,降低併發症發生率,並可縮短住院天數。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說,56歲的曾先生是肺癌病人,近來病情合併有淋巴以及腦轉移,他外出購物時突然感覺胸悶,接著漸漸感覺呼吸不到空氣與嘔吐,非常危急, 緊急由家人轉來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診,經電腦斷層發現曾先生有雙側肺動脈都有血栓, 也就是「急性肺動脈栓塞(acute pulmonary embolism)」,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心臟血管系周邊血管科徐中和主任評估,曾先生的肺癌病情已有腦轉移,若採傳統靜脈注射溶栓藥,或是強效溶栓藥輔以超音波震碎血栓的治療方式,對腦部將造成大量出血風險,並可能面臨肺動脈高壓、心衰竭等嚴重併發症,不利於癌症病情控制,因此與家屬討論後,徐中和主任改採以「超微創導管抽吸血栓」,以針孔大小的導管順利清除血栓,成功救回一命,術後第八天曾先生順利出院,門診固定追蹤,曾先生病情也控制良好。

徐中和主任表示,另一個案為50歲的吳女士,無三高病史,平日保持運動跑步健身,作息正常,三年前爬樓梯時,忽然呼吸嚴重轉為短促,且上氣不接下氣,經同事提醒,到門診尋求醫療諮詢,都未能找到原因,再轉到急診,即時進行胸部電腦斷層,竟發現吳女士雙側「急性肺動脈栓塞」,轉介到徐中和主任緊急進行手術取栓。

徐中和主任分析,吳女士有大片肺栓塞亟需打通,如果採傳統的靜脈注射溶栓藥,可能有高出血風險,而開胸取栓手術死亡率也極高,因此與吳女士討論後,徐主任改採新一代治療:以超音波震碎血栓導管治療,也就是局部麻醉靜脈的方式,將導管直接置放在肺動脈,以超音波的能量配合溶栓藥物來震碎血栓,吳女士血栓清除率達9成以上,輔予血栓溶解劑治療,不僅減少出血風險,施打的溶栓藥物劑量約傳統治療的5分之1,腦出血的風險極低,相對安全的治療。吳女士術後第六天順利出院,門診固定追蹤,恢復至今良好。

據美國醫界研究報告顯示,約三成「肺栓塞」的病人因為沒有被正確診斷或未經治療而死亡,為心肌梗塞、腦中風之後,排名第三高的心血管疾病死因,而高齡長者、長期臥床、長期使用女性荷爾蒙、肥胖、抽煙、罹癌、心肺或是腎臟疾病等人,都屬於「肺栓塞」的高風險族群,徐中和主任呼籲上述族群務必高度警覺,一旦出現相關「肺栓塞」的症狀,應儘速就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心臟血管系周邊血管科徐中和主任強調,「急性肺動脈栓塞」並不容易在第一時間診斷就能找出問題,然而,嚴重「急性肺動脈栓塞」若併發循環系統休克,死亡率超過 50%,因此需快速投入精準診斷和正確治療,治療的方法包括抗凝血治療、血栓溶解治療、心導管介入治療之血栓抽吸手術、導管置入之局部血栓溶解術及外科手術等。

徐中和主任進一步說明,治療「肺栓塞」的方式,傳統是藥物治療與傳統開刀手術,新一代的治療,是以微創導管進行抽吸血栓,病人只有進行局部麻醉,依靠醫療科技透過導管吸出體積較大的血塊,血栓清除率都在8到9成以上,施打的溶栓藥物劑量約傳統治療的5分之1,手術的傷口也非常小僅0.2-0.3 cm,有助於大幅改善病人預後、降低併發症的發生率,同時也縮短了病人住院天數。

針對「急性肺動脈栓塞」此重大疾病風險,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2016年成立了「24小時溶栓團隊」,投入研究治療,以緊急導管溶栓手術後,雙管進行「機械性取栓」手術以及「超音波震碎血栓」手術,目前中醫大附醫已經有使用超過750次的超音波震碎血栓導管治療經驗,與50次的「超微創導管抽吸血栓」臨床治療經驗,也是亞洲最大的溶栓取栓中心,有24小時運作的急性溶栓取栓治療團隊,全天候守護民眾的健康。

Check Also

兩岸惡意螺旋持續上升 金門溺斃案揭綠營底牌

蘇清泉(國民黨立法委員) 2024年2月14日春節連假最後一天,金門島卻發生憾事,當天下午一時許,台灣海巡隊艦艇在金門北碇海域追逐攔查一艘對岸快艇時,對方船隻不慎發生四人落海意外,海巡艦艇立即展開救援,仍不幸造成兩人溺斃,經送醫搶救仍不治,生還兩人由海巡帶回偵辦。